【师傅,你知道我在想谁么?】【昨天那个女施主。】【你怎么知道。】【我也在想。】【那你怎么睡得着?】【那是大方丈的闺女,想也白想。】

【师傅,想必我在庙里呆不久了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。】【还想她呢?】【嗯。】【那就别控制了,为师传你一套迷魂经。】【你怎么不用?】【此经一生一念,一念一缘,我已经有你师娘了。】【我靠,那我还是等等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吧。】【操,没用,都会腻的。】

【小和尚,听说你喜欢我?】【不好说喜欢,只是看见你会乱】【听说你还想娶我?】【不好说想娶,只是想永远和你在一起。】【妈逼,油嘴滑舌,你丫天秤座的吧?】【阿弥陀佛,心直口快,女施主别不是天蝎的吧?咱俩正合】【合你大爷,你们佛门弟子还信这个?我爹怎么带的队伍。】

【师傅,为什么咱早上要敲钟啊?】【因为我们没养鸡。】

【师傅,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?】【佛门中人,慈悲为怀,大方丈有令,我们这种清净小庙,不可学少林喊打喊杀。为师传你诸般经义,读懂念通,内心强大,见着那些花拳绣腿的,舌灿莲花,灭他们跟玩儿似的。】【师傅,我懂了,知识就是力量。】

【咦?你怎么肿成了这个样子?又去调戏小北了?】【不是,少林的人打的。】【为什么?】【我跟他们舌灿莲花来着。】【唉,我说什么你都信,真可爱。】

【师傅,《易筋经》听起来很牛逼啊,我想学。】【那是通过刺激经脉给自己带来快感的土办法,都是买不起大麻追不上姑娘的和尚才练的。】【我好像就是....】【可我不是,所以不会,哦耶。】

【师傅,今天晚上我能不住庙里么?】【别装了,出去冻一夜回来和师兄弟们吹牛逼的事儿我也干过,想开点儿吧,色即是空。】

【师傅,和尚有自杀的么?】【有,但各寺都封锁消息,佛门已是逃避现世之地,你来了还死,传出去这不显得我们不专业么?此世不乐,来世就乐么?这些人真痴。】【那来世就一定不乐么?】【嗬,跟我抬杠?那你死去吧。】【你看你,辩经嘛,小心眼儿样儿。】

【师傅,那你相信西方极乐么?】【那都是骗施主们的。】
【为师现赐你法号澈丹,取清清澈澈,圆润如丹之意。】【师傅,我又怎么着你了.....】【你知足吧,你师兄宨丹都没说啥。】

【师傅,你法名为什么叫空舟?】【大方丈说我度不了人,也难自度,所以赐名空舟,由我自横。】【那我还跟着你干嘛....】【你执念太重,跟着谁也到不了彼岸,不如索性和我负负得正。】【为什么啊?】【你看,你总问为什么。】

【师傅,其实我应该叫你师父才对吧?】【没事儿,输入法怎么默认的就怎么叫吧,随缘。】
【师父,你师父是谁?】【大方丈。】【他的呢?】【他师父就是咱庙的创始人,据说当年是混的,后来路上捡了本儿经,就拉了一票弟兄,占山为王,广结善缘,干起了这普度众生的勾当。】【咱庙还有这背景?】【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们还没被少林吞并?】

【师父,小北和她娘为什么不住庙里啊?】【大方丈怕影响不好。】【那我师娘为什么就能住庙里?】【我一个出家人,还在乎什么影响。】

【一切如梦幻泡面,有蒜就蒜,没蒜就算,观自在,望远山,一切有为法,当做如是观】【师父,我爱吃米饭。】【.....好了,今天的早餐,啊不,早课就上到这里吧。】

【撤丹,听说你偷鸡被人撞见了?大白天就去偷鸡,你可真有创意。】【师父,没事儿,我说我是少林的。】【嗯,好孩子,鸡呢?赶紧给你师娘送去,出家人不能杀生。】【再说咱也不会炖啊。】【阿弥陀佛,这孩子,真可爱。】

【师父,人家别的寺都叫方丈,为什么咱们得叫大方丈?】【这不显得咱大气么。】【那我以后就管你叫大师父吧?】【嗬,你在这儿等着我呢!】继续阅读